语茶网 百科 错过了一个春天后,“街头写生达人”陆军又回到上海熟悉的马路……

错过了一个春天后,“街头写生达人”陆军又回到上海熟悉的马路……

广告位

错过了一个春天后,“街头写生达人”陆军又回到上海熟悉的马路……

“上次来的时候,梧桐树还刚刚爆出新芽。你看,现在枝繁叶茂,把老房子都遮住了。”

近日,上海爷叔陆军背着迪卡侬68块买来的折叠椅,拎着沉重的画包,在树影斑驳的小马路上边快步走着边嘟囔。他身披一件质料轻盈的深棕色棉麻休闲外套,头戴一顶浅色牛仔帽,围巾是他最爱的贺友直的作品,浅色的休闲裤下一双老炮范儿的黑布鞋,周身散发着闲适又体面的初夏气息。

上一次站在建国西路瑞金路口是70天前,他的“64条永不拓宽的马路写生计划”就进行到这里。当时的他身着厚重的棉服,从里到外细细描摹一间老屋,旧时它是东莱银行的办公所在,现在变成一间可读书可品茗的雅集。

陆军自嘲,太久不来,坐地铁过来都忘了哪一站下了,还得打电话向朋友求助。

陆军的街头写生之路也是结交朋友之路。画到建国西路,他和雍乾堂的老板成了坐下来喝茶谈心的朋友。这是一个坐落老建筑里,可读书可品茗的雅集。

在上海街头写生四年有余,陆军的脚步遍布大街小巷。在一年四季的寒暑中,他用钢笔水彩记录上海,也与无数过路客成为朋友,大家从他的作品中,可以找到一个阅读城市老建筑、小马路的别样视角。


【宅家画世界】


顶着上海“街头写生达人”的头衔,封控两个月在家,陆军也没闲着。

陆军打开手机翻看,一张张黑白线稿,是他在居家期间每日的必修功课。从巴塞罗那圣家族大教堂,到布拉格跳舞的房子,从莫斯科红场到慕尼黑新市政厅,他的钢笔速写画起了世界。

“ 每天在家画画,辰光过了伐要太快,一眨眼画了那么厚一刀,两个月就过去了。”陆军说。

看到在大学读美术的儿子在家画圣家族大教堂,让陆军也来了兴致。他上网找来图片素材照着画,一画就不可收拾,没想到两个月后,封控前跑去福州路囤的画纸,两瓶墨水,竟都消耗殆尽了。

陆军宅家“画世界”。

钢笔线稿描画一栋建筑,再认真查阅资料,书写建筑相关的历史,陆军每天雷打不动,把这些内容分享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,评论区热热闹闹,成了他两个月来和外界保持联系的最佳媒介。

“画图一旦学会,一辈子就不会忘记了,跟骑车、游泳一样的。真正会画画,眼里所有的东西都会是立体的,有空间感的,会激发你的灵感。哪怕我在家,对着平面的照片画外国建筑,我就像在上海的街头一样,气氛、灯光、嘈杂的狗叫声、人的交流声、车流声,好像在我的周遭。”

陆军笔下的欧洲建筑。

妻子张罗日常饮食,陆军家里的事一百样不操心,只沉浸在自己画的世界里。2个月的练习,他的手没生,对很多外国建筑还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。

在这期间,陆军还整理出过往数年得意的那些街头写生作品,为系统性地出画册做准备。“像外滩24幢楼,我都画了。几年积累下来,正好借这段时间停一停,想一想,系统梳理一下,接下来该去哪儿,该画啥,思路更加清爽了。”

完整记录上海永不拓宽的64条马路是他疫情前就已定立下的目标,“2017年到现在,其实画了已经有百分之八十,再花个两三年时间,这项工程好完工了。”

·


【一句玩笑话】

 


在走上街头画画之前,陆军在上海做了30多年的美术设计工作,从一个写户外大字的小工,到广告公司的老板,其间接触过、观摩过的美术大家不在话下,却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拿起画笔,搞起创作。

一次朋友聚会的酒席上,听到圈子里的画家朋友哀叹出路难寻,市场难做,灵感枯竭,陆军有些不服气。

上海这么好的题材怎么不画?套用那句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上海的绿水青山就是高楼大厦、海派建筑、黄浦江、苏州河,为什么不把它们画下来?

“我要把上海的老建筑都画下来。”陆军席间一句豪语,博得了众人喝彩。

海口夸下了,怎么实现?上海画家张安朴建筑题材的水彩画名气很响,陆军跑到书店里买来画册,自学入门。

“张安朴老师的境界是我一直向往的。他的笔触、用色都很有大家的格调和底蕴。钢笔水彩画,构图塑形很重要,而水彩上色那就是每个人的喜好了,一栋建筑,一个场景是什么颜色,我既写实,也创造,跟随自己的心情,画成什么样,就是什么样。”

画家张安朴笔下的上海是陆军向往的境界。

陆军说,他见过的画家。多数很难拉下脸来,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众创作,那种每一次下笔都被别人在心理评点的压力,会让创作者的笔触变形。

陆军刚开始也犯怵。他决定从北京东路江西中路开始画起——这是他成长的地方,多少有点主场作战的感觉。

“我从大厦局部开始练手,从一扇窗到一排窗,从屋顶到一幢楼,慢慢积累信心。”

“画实景,像不像谁都看得出的,旁边看白相的人一句‘不像嘛’,那你当场台就坍光了。”那时候的陆军每下一笔都要想半天,一张画要画六七个小时。

“我先用铅笔打草稿,这样可以修改,然后再用钢笔描摹,再上颜色。可这样也有问题的,钢笔描铅笔稿,气就漏光了,因为你只盯着草稿看,就不会再看建筑本身了。”

走上街头还不到一个月,一番奇遇彻底改变了陆军。他在圆明园路写生的时候,一位美籍华裔老太太悄悄站到了他身后。一直等到他画完,老太太才开口说,喜欢这种风格,是否可以把这张卖给她。

陆军心里没底,随口报了个300块,没想到老太太爽快答应,更进一步说要预订50张,当场就把定金转给了他。

“当时我心里别别跳, 我不认识她,她在旁边看了半小时,就说要下单,对我冲击蛮大的。”陆军意识到,自己的写生画可以创造价值。

老太太的第一单,给了陆军很大的信心。

在上海的街头,画上海的老建筑,无须过多解释,观者也好,作者也罢,总是容易与之共情的。巴洛克、洛可可、哥特式、折衷式……陆军绘画的过程需要睁大眼睛,仔细观察,认真描摹,自然而然,建立起了与百年前设计师对话的管道。

“画外滩后街,生意特别好,经常有人来询价买画。你知道我不是为了赚钱做这件事的,但是有人愿意买单,跟你互动,这是遇上了懂你的人,欣赏你的人,不是钱多钱少的概念。还有买家跟我说,以前只看到街头卖肖像画挣钱,没想到画大楼也可以赚钱的。”


【方寸看上海】


24厘米×19厘米的画幅,凝聚了上海开埠百年的风华。

为什么是这个尺寸?陆军的想法也简单,“因为方便客人携带。”

只要不下雨,一年365天,你总可以在上海的某条马路,或是某个弄堂找到陆军。记者见到他那天,他正在画建国西路的福绥里,这是一处上海优秀历史建筑,里面的雕花石头牌楼格外别致。“之前就在围墙外看到过,这次是托朋友带我进来的。”

支起画架,铺开画纸,陆军专注地进入创作状态。经纬纵横都在眼里,他说,画画不是拍照,主次虚实都在手上,眼到手到,要像一个导演,调度各种画面里的元素,铺陈出清晰的层次关系。

陆军笔下的老建筑,去掉空调外机、晾晒的被子,回复本来的面貌。而画面中穿行的公交车、出租车,在时空交错中,透露出古典美学与现代生活交融的气味。“可能300年之后,有人看到这幅画会说,哦,那时候的公交车是这样的……”

陆军笔下的武康大楼,依然保留着空中的高压线,“我还是会画出它的沧桑感,那是有气场在的。”去新华路弄堂,一些搭建已经破坏了原有西班牙建筑的格局,他就登门造访居住在这里的老人,让他们讲述原来的样子,再把它画出来。

后来,陆军依然经常会在街头结识如当年老太太一样,来自海外的上海人。总是会有人看着陆军的作品,触景生情,热泪盈眶:“这就是我小时候生活的房子,还是那个模样。”

2018年,陆军偶然被一家视频网站拍到,一时间在网络世界声名鹊起。除了那些因缘际会与他在街头相遇的朋友,他也有了不少来自远方的粉丝,不少人拿着陆军的作品来到上海,一栋栋建筑打卡游历,陆军成了上海历史建筑的“野生形象大使”。

“每天路上从我身边经过的起码有两三百人,有人驻足,跟我交流,还有很多人主动加我微信。”陆军不怕被打扰,甚至乐在其中,“有的人把你当专家,来问你这个建筑的来历故事;也有人给你提供各种信息,比如这栋建筑里住过哪些人;还有的人跟这栋房子有渊源,总之,每天接收大量有价值的信息。所以,我的生活就在上海的街道上,我的精彩也在上海的街道上,不走出来画画,哪能听到这么多有趣的八卦呢?”


【还要画下去】


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美术培训,但陆军认为自己有那么点天赋。

回忆起来唯一能算作启蒙的,是19岁那年被派去井冈山革命纪念馆参与布置工作,“当时请来军旅画家何孔德画井冈山会师,我跟着足足看了3个月,看他如何起草构图,挥毫泼墨,我到今天画画的时候,还经常回想起当年何老师的布局笔法,如果我不画,真的都意识不到当时的耳濡目染其实影响到了我。”

“还有人研究我的装备,其实都是便宜货。上色我用马利牌颜料,还有一般写字的毛笔。打线稿的钢笔是最便宜的那种,唯一看中它的就是一次装的墨水多。”

记者曾于2018年在武康路邂逅陆军。

如今,陆军把自己的画作价格标到了1.2万元一张。

“说白了就是不想卖啦!我这不是要完成64条马路的创作嘛,以后要办画展,手里作品都没有,哪能办?”

按照现在的方法和节奏,陆军画完一条马路,通常要一个月的时间。“但其实是画不完的,有无数的细节可以去深入。画好路还有弄,画好弄还有楼;画好楼还有门洞、楼梯转角;越画越精,越来越好玩。”

“有没有最喜欢哪条路?”常有人问陆军。

陆军笑说:“我对每条路都喜欢。一条路的美好,在于它街道的宽窄,建筑的风貌,更在于记录的过程里,和人发生的交集,这是只属于我和这条马路的故事。秋天时,清洁工人看我在画画,会专门绕开我,先去别的地方扫,最后扫到我脚边了,还客气地和我打招呼;天热时,会有人给我送矿泉水;有时候还有沿路居民烧好小菜,叫我去吃。”

面对城市每天发生的变化,面对今天的人们用各种方式重新定义着历史街区的风貌,陆军说,避免同质化是一个必须被注意到的问题。愚园路有愚园路的小资,外滩有外滩的大气,如果店开的一样,建筑开发和修缮的思路一样,这座城市原本的多元性就会从画面中慢慢被消解了。

不可避免的,陆军在街头发现,热衷打卡网红建筑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了。“其实这是好事,关注总是比不关注好,对吧?只不过,很多人打卡,只是把历史建筑当成了一个网红背景板,可能几个月后他们都不记得自己去过那里了,如果好好了解一下这座建筑,这条马路的前世今生,发生在这里的奇闻逸事,不是更有乐趣吗?”

2020年9月至2021年2月,陆军历时5个多月完成了上海百栋红色革命建筑的写生。

陆军的“城市扫描”还会继续下去。他说,什么都经历过了,现在就想多为上海人,为中国人争点气,争点光了。“现代乒乓运动是英国人发明的,现在都是中国人拿冠军;钢笔水彩从英国宫廷流传出来的,我也要画到顶尖,我还有时间,我有的是时间,我会一直在上海的街头走下去,画下去。”

错过了一个春天后,“街头写生达人”陆军又回到上海熟悉的马路……

内容源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!所有内容不代表语茶网(湖北语茶网)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://www.yuucha.com/4344.html
广告位

作者: seoba2020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071182232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252703560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