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茶网 百科 上海市区最大花鸟市场重现烟火气,商户们在期待什么?

上海市区最大花鸟市场重现烟火气,商户们在期待什么?



上海市区最大花鸟市场重现烟火气,商户们在期待什么?

花鸟市场的存在,代表着大城市里的自在烟火和自然情怀。

6月8日,上海岚灵花鸟市场恢复营业。这是上海市中心最大的花鸟市场,它不仅是经营者门的生存所系,也是动植物爱好者的心灵家园。

复市首日,商户们忙着装扮店铺,招徕顾客,感受着回归轨道的欣慰。期盼已久的市民抱兴而来,重温烟火气息。记者也来到现场,了解商户们对复工复市的准备和对政策支持的需求,感受上海人对花鸟市场的不舍情结。

熟悉的生活气息回来了

6月8日上午,在入口处的核酸查验点,市民黄先生一家三口出示了72小时内的核酸报告,通过“数字哨兵”的扫码核验后沿着单向通道入场。黄先生注意到,市场和每家商户门口都张贴了各自的场所码,供到访者扫码。

和黄先生一样,不少顾客都是带着孩子来的。在售卖动物的摊位前,小朋友们饶有兴趣地驻足。“小孩子还没复学,在家关久了很闷,正好出来透口气,换换环境,欣赏一下动植物。”黄先生对记者说。

在市场逛了两圈后,黄先生的太太对一盆竹子产生了兴趣:“不会养怎么办?”店主有意促成这门开张之喜,主动让了点价格:“喜欢就拿走,养得不好再来找我换。”

黄先生的目标是帮儿子找到一种甲虫。“整个市场都兜过了,但是没有找到。打听了一下,因为刚刚开业,货还不全。”

在市场里,黄先生看到,水族缸里的游鱼轻快地吐着泡泡,花店在最显眼的位置摆上了绽放的鲜花和生机勃勃的绿植。“听老板说,都是刚从花圃运过来的,之前那些都换掉了,毕竟两个多月了。”也看到一些商铺刚刚开门,店员尚在整理货架,还没来得及陈列商品。

不管怎么说,市场重新开门,熟悉的生活气息又回来了。灵石路上,驾车上班的市民葛先生路过花鸟市场门口,特地张望了一眼。葛先生也是这里的老顾客,从朋友圈里看到了复市的消息。得知市场营业时间为每天上午10点至下午4点,葛先生决定,周末带家人来看看。

把夏天当春天用

3月中旬以来,由于疫情,岚灵花鸟市场停业80多天,直到6月8日才恢复营业。

尽管从黄浦的家到岚灵花鸟市场要倒三趟地铁,黄先生还是不厌其烦,“盼它开门很久了。我是常来的,兜一兜蛮有意思。”

从7号线新村路站出来,穿过十字路口,顺着灵石路往北走五分钟,就能看到岚灵花鸟市场的大门,这也是当前唯一开放的出入口。

随着曹安路、曹家渡、黄浦万商等等大型花鸟市场纷纷落下帷幕,岚灵花鸟市场成了市中心规模最大的花鸟市场,不少商户在此经营多年。疫情期间,所有留在店里没能带走的,都让店主牵肠挂肚。

“之前小区管控、市场管控,我们走不出家门,也到不了店里。”红梅园艺的王老板告诉记者,一个星期前,他才回到店里打扫,“三个房间的花卉全部扔掉了。”

■店里的植物都是新换的

熬过五味杂陈的两个多月,重新开业的感受,被王老板描述成“比激动还要激动”,因为“总归有收入了”。按照市场要求,6月8日早上9点,王老板就赶到店里,进行清洁消杀和开门营业准备。复市后,每天下午4点至5点,他还要做好收市及清洁消杀工作,直到5点清场。

怀着希望,王老板把店里店外布置一新,用新鲜的花朵和绿植将清理后的空间重新填满。“店里的花都是今天早晨刚到的,昨天下午还在基地里。对于花店来讲,花卉新鲜、造型美观才能卖出好价钱。”

店铺门口,金黄的向日葵、彩色的绣球、鲜红的康乃馨,无声宣告着夏的来临。

“花卉销售最兴旺的时节是每年三四月,六七八月是淡季。今年春天的花期已经开过了,现在开的都是夏天的花。错过了最好的季节,我们只能把夏天当春天用,看看这段时间生意怎么样。”王老板说。

王老板坦言,直面损失和焦虑,是市场每一位商户都要经历的考验,“关在家里的时候,没有收入,但房贷车贷都要还,压力是真的大。”

经营爬宠生意的柯先生亦有同感。记者见到他的时候,他正在名为“顽龟”的小店里打扫水族箱和货柜,三月份搬走的龟还没有搬回来。

柯先生是90后,在花鸟市场开店创业四年半,主要售卖蛋龟,兼做龟粮销售和其他小生意。前段时间的封控,让他有些猝不及防:“以为只停几天,没想到停了两个多月。我就这一个收入来源,家里人多少会有埋怨,觉得安安稳稳做个打工族多好。”

2020年年初,因为疫情,岚灵花鸟市场也曾关闭过一段时间。好在复市时正赶上三月中旬,春暖花开,市民逛市场的兴致日渐高涨,冲淡了之前的冷寂。承担着市场监管职责的万里市场所做了不少工作,通过精确服务商户,降低商户们的损失。

岚灵花鸟市场共有500多家店铺。这一次,商户们也在打听相关政策,希望得到租金减免或其他补助。

封闭前商户自救,期盼扶持政策

商户们对重新开业翘首以盼,而在3月中旬闭市前,他们都尽己所能开展了自救,比如将能够带走的动植物尽数带走。

柯先生告诉记者,市场关闭前曾向商户下达过通知,留出了几天时间,让商户提前做好准备。考虑到家里空间有限,他把店里的龟全部搬到了一处空置房屋里,委托邻居照看。“4月1日之后,我被封在自家小区,无法出门。邻居有我那套房子的钥匙,隔两天就进去看看、打理一下,保证它们有水、有食物。”

看似拙钝的龟和别的动物一样,需要主人悉心养护。邻居没有养龟经验,只能按照柯先生的交代投喂。6月1日,小区解封后,柯先生第一时间赶去查看龟的情况,发现折损率约为10%,“如果没有邻居帮忙,情况会比现在糟糕很多。我很感谢他。”

有的商户无法将植物全部带走,就委托留守市场的工作人员、保洁人员帮忙浇水。“其实,每种植物需要的水量不同,浇水的时间也不同,但他们肯定没精力照看得这么仔细。不管怎么说,至少他们帮忙了,有的植物还活着,还是谢谢他们。”一位花店老板说。

复市当天,绝大多数商户已经提前将店铺打扫干净。有几家商铺挂出了特价甩卖的招牌,希望能挽回一些损失。所有商户都忙着接待前来问询的顾客,抓住生意的契机。孩童驻足的萌宠店前,新生不久的小仓鼠和已经长大、刚被带回店里的大仓鼠形成了有趣的对比。

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,不少商户还在思考。年轻的宠物店主告诉记者,市场不鼓励店家进大货贵货。经营花店的女老板透露,物流也不敢发整车货给店家,“每一家都有没卖完的货,每一家也都有一定程度的损失,这种情况下,大家都会更加谨慎。”

至于商户们期待的扶持政策,6月8日晚,上海普陀官微在介绍岚灵花鸟市场复市时透露:“在防疫、复市‘两手抓’的同时,市场还积极排摸商户经营情况,了解商户在经营上的困难,后续将制定相关政策稳定市场经营。目前是暂缓收取房屋租金,希望可以缓解商户的一些难处。”

呵护老上海人心中的记忆

“上海市区只有这样一个大型花鸟市场了,它承载着很多上海人的情怀。希望疫情之后,它还能重焕生机。”老顾客葛先生说。

葛先生的家离岚灵花鸟市场不远,步行不到二十分钟。因为家里一直养花养鱼,他在中学时就养成了逛花鸟市场的习惯。“小时候跟着父母逛,长大了就自己逛。西宫(指沪西工人文化宫)花鸟市场拆掉以后,我就只来岚灵了。”

葛先生最常去的是一家名叫草木缘的店铺,在那里买多肉植物。“它在市口比较中间的位置,老板姓崔,人蛮好的,会给你介绍哪些适合放在桌上养,哪些适合水培,怎样搭配玻璃瓶子,挺有意思。”

去的次数多了,店主和顾客的关系渐渐变成了熟人,没事也要聊几句。葛先生结婚、生子,店主都知道。“我有时候过去,不一定特地要买哪种花,就是串个门。去了当然不能空手走,多少带点东西回去,哪怕买点种植土。”葛先生认为,这种与人交流的乐趣,是网购无法给予的。

■草木缘店主朋友圈

每年夏天,他还要到草木缘对面一家店去买一叶莲。“它只有一片叶子,把它浸在水盆里,它就会自己长出来。这种植物很难养,但这是生活中的小小仪式感。”

在葛先生看来,逛花鸟市场好比逛超市,“它不是一个很纯粹的商业设施,和社区很亲近,逛着逛着就成了习惯。碰上节日,我还会带把鲜花回来。”

葛先生一家都很享受这种生活情趣。“就和养花一样,你给花草浇水的过程,就是在修身养心。因为你得有耐心,一盆花一盆花地浇过来,可能要花个20分钟,浇完以后你还会一盆盆看过来。这个过程中对耐心的培养,对生命的一种观察,是其他很多兴趣爱好给不了的。”

钢筋水泥铸就的城市需要什么样的生活气息?“闹市当中有这样一个地方,可以莳花弄草,我觉得挺好的。上海市区的花鸟市场越来越少了,岚灵就在我家附近,对我来说是一种幸运。”葛先生告诉记者,眼看孩子渐渐长大,他决定带上孩子一起加入逛市场的行列,就像市场里的其他家庭一样。

市场里,这些充满灵气的生命,同样滋养着与它们朝夕相伴的商户。比如“顽龟”店主柯先生,就是因为爱龟成性,才甘愿放下朝九晚六的办公室生活,选择在花鸟市场与龟相伴。

80后UP主小暴热衷于拍摄、记录花鸟市场里的故事,在社交账号上与网友分享。在今年发布的一条视频中,他提到,岚灵花鸟市场是老上海人心中的记忆,是灯红酒绿下的烟火气。

正因如此,人们希望,疫情过后的它能继续自然生长,生生不息。

上海市区最大花鸟市场重现烟火气,商户们在期待什么?

内容源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!所有内容不代表语茶网(语茶网)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uucha.com/4165.html

上海交大启动2022年科创就业促进行动,30多家学校教师科创企业提供500个工作岗位

斩获10多个国家级冠军奖项,华理这位学霸运动员毕业了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